安源那个源

乙女写手,喜欢做梦,爬墙飞快,偶发性勤奋,长期性失踪

【德拉科x你】Judas kiss

*非常ooc注意
*be注意

产出目录

“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对这种愚蠢的东西感兴趣。”
你从书本和羊皮纸中抬起头,看着那个铂金发色的贵族少年正霸占着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他闲适的靠着,手臂搭在沙发背上,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他看着你,目光透着些许不耐烦,但不是对你,而是对你桌上的东西。
“马尔福先生,如果你的作业已经完成了,为什么不赶紧回去休息呢?”
“我只是想看看你能为这蠢玩意浪费多久的时间,”他起身走近,捻起一页羊皮纸,“《宗教对麻瓜社会的影响》?”
他的眼睛透着鄙夷,嘴角逐渐弯曲成讥讽的样子,然而你抢在他之前开了口,“把羊皮纸还我。”
他有意挑拨你,但不想被你讨厌,于是他见好就收,把羊皮纸放回,转而翻动你为了写论文从图书馆借阅的书籍。
“我想你应该向斯内普教授讨要一份镇静药剂,治疗你的多动症。”你倾身从马尔福手里抽出书,“我现在正在看它。”
“全斯莱特林大概只有你选了麻瓜研究,也大概只要你会和那群格兰芬多若无其事的混在一起。”马尔福懒散的斜倚在一旁。
“我只是会和他们交流一些学业上的心得,不要说的我和他们是多好的朋友似的。不过我也懒得和某些人一样搞什么学院对立,就像麻瓜们在小学时搞男女生大作战一样白痴。”
他顿了顿,似乎有些被戳到痛脚。
你注意到他的目光停留在书本上的彩插上,“Judas kiss.”你轻声说着。
“嗯?”
“这幅画的名字,是麻瓜画家乔托的作品,创作于13世纪后期,现在收藏于意大利的斯克罗威尼礼拜堂。画的是犹大在亲吻耶稣。犹大是耶稣的门徒,却以30银币的价格出卖了耶稣。亲吻耶稣是他拟定的暗号,好让人抓住耶稣。此后犹大在麻瓜文化里成为叛徒的象征。”
马尔福兴趣缺缺,他弯下身子,手肘撑在桌上,你们的脑袋挨的很近。他的发丝撩拨着你的眼睫,带着温情意味的话语和名贵古龙水的味道一起喷吐在你呼吸之间。
“叫我的名字。”
“马尔福,你……”
“说了我就走。”
你抬起眼皮,看到他眼里满是狡黠。
“晚安,德拉科。”你语调轻柔的回答。
骄傲的马尔福少爷露出满足的笑容,津津有味的反复品尝了一番你的回答,随后以胜利的姿态走进男生宿舍。
幼稚的家伙。
你的论文是写不下去了,你本来打算今天完成它的,这都怪德拉科·马尔福。
你知道他是喜欢你的,而你,也没有什么立场和理由讨厌他,最多对他有时妨碍你学习感到有点烦。时间这么久,你习惯了每一个节日在斯莱特林女生艳羡的目光中收到他华贵的礼物,习惯了他突然在上课和吃饭时占据你身边的空位,也习惯了他长时间的陪伴。
或许你也喜欢他吧,你不太确定,你还没动过恋爱的心思,你只想好好准备O.W.Ls考试。
之后你似乎对他松动了防线,比如答应周末和他一起去霍格莫德村,或者去看他进行魁地奇训练什么的。他每次都相当开心,那个时候他似乎也只是为心爱女孩愿意接受自己邀请而快乐的普通青春期少年。
你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在改变,或许这样单纯的快乐不会再被允许。但你暂时不想思考,情不自禁跟着他一起微笑起来也挺好的。
六年级开始,你就发现这样的改变来得如此之快。马尔福变得很忙,你不知道他在忙什么,只觉得他愈发疲惫和冷漠。不去询问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你也不在意,恢复了以往一个人埋头学习的日子,仿佛五年级那些约会都是不存在。
今天你也踩着宵禁的点回到地窖,意外的看到了马尔福。他用一样的姿势霸占着公共休息室的沙发,只是看起来一点也不慵懒,反而很累。
他专注的看着你,你发觉你们已经很久没有接触,你甚至觉得他长的更加成熟了。
“你总是在这个点回来。”
“嗯,之前在图书馆。”
他讥讽的笑了,“和……格兰芬多?”
或许他想说泥巴种来着,但是咽了回去。
“格兰杰不会在图书馆待这么晚,波特和韦斯莱都需要她的帮忙。”你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不知道为什么,你认为他希望你这么做。
“你应该早点回来。”他表情没什么变化。
“霍格沃茨里很安全。”
他欲言又止,凑近了你几分。你发现你有些看不懂了,他的眼睛里沉淀了很多别的东西,不是你可以接触的。
“你喜欢霍格沃茨?”
你点点头,“是的,我喜欢这里,还有平稳安宁的日子。”
他苦笑了一下,转瞬即逝。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你埋在心底没有说出口,只是呼唤他,“德拉科。”
他慢慢的低下头,小心翼翼的触碰你的唇。你没有躲。于是这个吻突然热烈起来,他托着你的后脑勺,呼吸粗重,尽力压抑自己的感情,可是它还是太过火热,几乎让人融化。
你要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吗?你这么想着,不禁睁开双眼,正好对上他的眼眸。
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想起了斯克罗威尼礼拜堂的那幅湿壁画。
“……从明天晚上开始,晚上别去图书馆了。”他的嗓音低沉沙哑,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吻。
“晚安,德拉科。”
他愣了一下,然后也对你道了晚安,身影消失在宿舍楼道里。
后来你再也没看见他。
邓布利多的葬礼结束后,德拉科·马尔福随着人潮散去。他看到你向着他的方向走来,你低着头,好像没有看见他。
“Judas.”
你们擦肩而过的瞬间,从你嘴角流泻而出的单词消散风中,轻的仿佛一个错觉。他看着一个拉文克劳的男生揽着你的肩,似乎在安慰你。他的表情僵硬,嘴唇蠕动许久,没能喊出你的名字。
此后,你真的再也没见过德拉科·马尔福了。

end

评论 ( 6 )
热度 ( 260 )

© 安源那个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