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那个源

乙女写手,喜欢做梦,爬墙飞快,偶发性勤奋,长期性失踪

【冬兵x你】You saved me

@脑筋有洞的未茗 点的冬兵
*人物ooc注意
*有轻微的R向情节注意

产出目录

第一次见到巴基·巴恩斯是在九头蛇的基地。
你看着这个男人从冰封中解冻出来,他用漠然冰冷的眼神看着你,金属手臂闪闪发光,不知它沾染过多少人的鲜血。
“你好,冬日战士,欢迎醒来。”博士注意到他的目光落在你身上,“我的助手,不用因为她过于年轻而质疑她的能力,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和她共事总是令人愉快。”
你们目光相接,你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
“或许她有点害羞。”博士笑着拍了拍你的肩膀,姿态亲如父女。
他发现了吗?你的内心惶恐不安,你知道他是个精英杀手,优秀的士兵……刚才的一瞬,他是否发现了呢?
关于你已经不再忠于九头蛇的事实。

第二次见到他是完成任务回来之后。作为被保护的很好的科研人员你平时没什么和他接触的机会。
他回来的那天精神很不稳定,大概是洗脑的效果开始薄弱了。他一路摧毁了很多东西,或许还杀了一些人。当他冲进你所在的实验室时,那只金属手臂掐住了你的脖子。
九头蛇的作战人员举着枪跟在后面,当然你知道都是麻醉枪,你是其次,九头蛇肯定不会想失去冬日战士。
“博士,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等等。”看着监控屏幕的博士出声,“让我看看我们的女孩打算做什么。”
你颤抖的伸出自己的手,那样纤细柔弱的手臂能轻松被掰断。说实话,因为缺氧你已经快失去意识了,但是你还是努力的让指尖触碰到他的眉心。
“冷静下来。”你困难的挤出一些字句,“你会没事的。”
温暖又柔软的感觉,带着怯意,试探着。
慢慢的,他松开了自己的金属手臂。你腿一软,跪在地上拼命的喘气。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你对上了他的眼神,你感觉到他很痛苦。
这次事情以后,你被从现在从事的项目调离,作为冬日战士的镇静剂跟在他身边,这也赋予了你相对自由的行动。
博士要求你记录下冬日战士平时的言行举止以便随时操控他。你被允许接触到他的资料,你知道了他的真名。
“……我能叫你Bucky吗?”
他停下了擦枪的动作,“为什么?”
“有一个名字的话,会方便称呼。”
“随便你。”他没有多余的话语,不过却若有所思,或许这个名字让他似曾相识。
“有头疼吗?”你担心这个名字会引起他的精神不稳定。
他看了你一眼,“有你在,不会。”
他擦好了枪,明天他的任务目标是美国队长、黑寡妇和一名退役空军。
你知道他和美国队长是旧识,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
“什么时候开始的。”
“诶?”他第一次主动和你说话。
“背叛九头蛇。”
你心里一惊,条件反射般站起来就想跑。
他的速度很快,金属手臂砸在墙上出现了凹陷。他轻松将你脆弱的身躯禁锢,你们的呼吸就在咫尺之间,那目光藏在凌乱的头发后难以捉摸。
“博士说你很聪明,但我觉得你很愚蠢。”
是啊,怎么可能逃得过他呢。你的心跳很快,你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有的心律不齐了。
“……在我知道我父母是被他们杀死的之后。”你的嗓音是无法抑制的颤抖,因为恐惧气若游丝,实在很难听清楚你在说什么。
“他们杀了我的父母,因为他们拒绝协助九头蛇……但是九头蛇看中了我的天赋,就欺骗我说是父母工作的研究部门,把我带过来培养……我在一次研究查阅资料时发现了那次事件的档案。但我从来没想过对抗九头蛇,我做不到的,我只想逃离他们。”
随后你闭上眼睛,等待你的死亡。
但是没有,他和你稍微拉开了一些距离,“逃跑已经是背叛了。”
“我知道。”你苦笑,“所以,动手吧。”
“……明天,我会去执行任务。那时候,我会假装失控杀了你,然后你就走吧,死人是不会被怀疑的。”
“……”你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可是……”
他没再说话。
你走近了他,轻轻抚摸那只金属手臂,然后握住了他尚有温度的那只手。你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情不自禁,你踮起脚吻了他。
你从未品尝过这些东西,你也不知道是出于为何,你只是温柔的触碰了他的嘴唇,就像那天,用手指轻轻触及他的眉心。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放开你。
巴基扣住了你的后脑勺,咬住你的嘴唇,血腥味和痛楚弥漫开来。他粗暴的在你的口腔中掠夺,毫不客气的如同在作战中拿下敌人的根据地。
他放开了你,你呆住了,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的事情。你蠕动着嘴唇想要说什么,却被那只金属制的手臂摁倒在床上。
你感觉到恐惧,不是因为感受到生命的威胁,尽管他比你以往见过的任何时刻都具有攻击性。
他用金属臂撕开你的衣服,但是用那只温热的手抚摸你的身体。你喘息着,眼睛里泛起了泪光。他忍不住加重了力道,留下了青紫的痕迹。
你知道这是什么了,你通过书籍了解过,是性‖行为,生物为了繁衍必须进行的,但是人类并不单纯为了这个目的,很多时候只是单纯的为了快感。
很痛。与其说是寻欢作乐,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撕咬猎物。你的身体像是要四分五裂。他撩开了自己的头发,你看清了那痛苦的神情,他在渴望什么,他从你这里寻求掠取。
“Bucky·Barnes,这是你的名字。”你在他耳边轻声说到。

“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嗯?”
“是我。”巴基回答。
“她人呢?”
他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床铺,上面还有凌乱的痕迹,提醒着昨晚的一切不是幻觉。
“我睡了她。”
这个太过意外的回答让对方一下子噎住了,过了一会才发出声音,“然后?”
“我没控制好自己,已经处理了。”
很久以后,对方似乎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无所谓,你接下来继续执行任务就好。”
他放下电话。都忘了吧,接下来他要执行那个任务。

“Bucky?”
当他的面罩被打落以后,美国队长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这个名字?
“Bucky·Barnes,这是你的名字。”
她的话语在他耳边回响。

内战结束后,史蒂夫和巴基即将前往瓦坎达。
“等等,我想去找一个人。”
“……那个女孩?”史蒂夫问道,“但你知道她在哪吗?”
巴基摇摇头。
特查拉叹了口气,“交给我吧。”
那是一个天气很好的下午,隐姓埋名后的你刚刚和邻居打完招呼,她是一个和善的老太太,经常烤好吃的树莓派。
你还不知道,你即将迎来和巴基·巴恩斯的第三次相遇。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388 )

© 安源那个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