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那个源

乙女写手,喜欢做梦,爬墙飞快,偶发性勤奋,长期性失踪

【奇异博士x你】Magician bride

*人物ooc注意
*标题和内容没什么关系
*本质上是两个傲娇的故事
*有各种玩梗注意

产出目录

奇异博士的弟子。
多么厉害的名号,这个头衔的厉害之处不仅仅在于师从秘术大师,更在于能让Stephen·Strange这个男人愿意教导。
事实上,这是你死皮赖脸求来的。他不耐烦的拒绝了你无数次,最后你都要放弃了,对他无力的说,“大不了我付学费。”
用背影朝着你的男人回头了。
“你能付多少?”
“呃……”万万没想到他突然转变了态度,你措手不及,“不知道?但是我父母都去世了,也没有其他亲戚,所以我继承了很大一笔遗产……大概以后不工作都能吃穿不愁吧。”
他快步走来和你握手,“很好,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学生了。”
Dr.Strange的完美形象在你拜入师门的第一天出现了一丝裂痕,随着时间推移,裂痕越来越大,他的形象最终土崩瓦解化为一堆被你冲进记忆下水道的灰尘。
“你就是个讨厌鬼。”你刚刚通过传送门拿了一本通篇用希伯来语写的书。
“很高兴你对自己的定位如此清晰。”Stephen面不改色的回敬你,低头看着手里的书,顺便把你拿来的书截获放了回去,“别做不自量力的事情。”
“אתה אידיוט”【你是个白痴】
男人抬起头来,冲你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我会希伯来语的意思。”
“我从来没听说过学习秘术会让一个人变的这么混账。”
“学习秘术当然不会让人变得混账,你就是最好的论证。”
他挑了挑眉,“谢天谢地,你还对你的老师抱有最后一丝尊敬。”
“我想说的是,你在学习秘术之前已经是个混账了。”
可以看得出他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怒气,“我真不明白你从哪里学来的。”
“谷歌。”你耸肩,“上面可以搜到你还是医生时的资料,你还有一个专用的wiki词条,想看吗?”
“给我去练习使用悬戒,现在,马上。”

王在听完Stephen的讲述以后,叹了一口气。
“你是在叹气吗?我都没叹气,你叹什么劲?”
“你别和她较真,这大概只是青春叛逆期。”
“青春叛逆期!?”Stephen差点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你还记得我们刚刚认识她那会吗?品学兼优的可以做推荐生去剑桥。即使父母早早去世也一直独立坚强。”
“哦,可是那会你还说她一点也不可爱,有点书呆子。”
“现在我很怀念她。”
斗篷用衣角轻轻拉了拉Stephen的手臂。
“你的意思是我的错?”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大概确实是你的原因,都说什么样的师父什么样的徒弟。”看到Stephen的脸色以后王清了清嗓子,“开玩笑。”
“哦,你可真逗。”Stephen面无表情。
“不过或许这就是问题所在。一直以来她都是自力更生的,但是她心底是希望有谁能照顾她。现在你是她的老师,是那个可以照顾她的对象。所以……我想,这可能是在撒娇,你明白的,就像想得到父母关注的那些小孩一样。”
“这听起来真让人恶心。她怎么样都不关我事,我懒得照顾小孩。”

“你在看什么?”你凑过去看了一眼书皮,“《如何成为一个好父母:青春叛逆期篇》?呃,这次你不捏气球小狗了,要去高中生的生日派对吗?”
“青春叛逆期少女请你保持安静。”他随手划了一下,你脚下出现了一个传送门。
“我讨厌你!”你在消失之前喊了一句。
“我也是。”Stephen翻了一页书。

“等等。”Stephen叫住了准备出门的你,“你去哪。”
你用发现自己冰淇淋化了之后流的满手都是的表情看着他,“我出门这么久,你今天吃了不新鲜的金枪鱼三明治吗,突然问我去哪。”
“你……”你好歹是我的学生,我应该关心一下你。对,就这么说。
“你好歹是我的学生,我有权知道你去哪。”
斗篷抖动了一下。
行了,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说。Stephen拍了一下斗篷。
“我去打工,我们总不能坐吃山空。”
“打工?你是去咖啡店擦桌子还是去卖stark疯狂榛果冰淇淋?”
“我喜欢美国队长双色莓果的,我对坚果过敏。”
“我不想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冰淇淋,我的意思是你别因为那点钱本末倒置。我不希望未来纽约圣殿毁在你手里——我不是说你有多值得我托付,是我没得选。”
“我可不想过穷的只剩200卢布的日子。况且我是在咖啡店做拉花,工资比擦桌子高多了。”
“你哪里学会的拉花?谷歌?”
“是卡尔教我的。”
“谁是卡尔?”
“我咖啡店的前辈。他比我大两岁,和我还是同一个初中的,是个热情阳光的男生。”
“我问的不是这个,你和他是什么关……”
“我想我学习的还不错,拜拜。”
Stephen低头,看见一个传送门在脚下。
“……等你回来,你就完了。”
王看着掉下来砸倒了书架的Stephen,“不太顺利?”
他站起身子,“那本书就是一堆废纸。”
“我觉得也不能完全怪那本书。”王走过来收拾,“你刚才表现的不像一个关心学生心智发展的老师,倒像知道自己暗恋的女孩有了男朋友而狂吃飞醋的毛头小子。”
Stephen脸色变得很难看。
“好吧,你不是吃醋的毛头小子,这个比喻不恰……”
“那个人才不是她男朋友!卡尔是吧?烂大街的名字……”
当我什么都没说。王在心里默默吐槽。

天色暗沉。
你回来时已经很晚了。你悄悄探头,确认没有人,再挤进来关上大门。
斗篷拍了拍你的肩。
“天哪,你吓死我了。”你看着飘在空中的斗篷,“你是来带我走的吗?Strange一定想杀了我。”
斗篷示意你跟它走。
“行吧,没让你捆住我直接送过去打一顿,大概还有回旋的余地。”
你看见了Stephen·Strange,不过他没有像白天说的那样做好让你完蛋的准备,他睡着了。
“……他怎么做到这样睡着的。”Stephen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脸颊。“他醒来手臂会麻的动不了,脸上也会有红印子,到时我要拍照留念……对了,你应该别让你的主人着凉才是。”
斗篷乖巧的披在了Stephen身上。
你在沙发椅边蹲下来,看着他。
鬓角泛白,脸上有皱纹和胡子,手更是伤痕累累。你觉得他是拯救了你的人,你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么喜欢和他作对。
“抱歉。”你呢喃着。
“为你哪件事道歉?你该道歉的事多了去了。”他突然睁开眼睛。
“哇啊!”你后退几步。
Stephen拽住你的手,他的力气比你想象中的大,你跌进他怀里,“现在你要道歉的事又多了一件,用见鬼的尖叫对待你的老师。”
你气急了,羞红了脸,“你在装睡吗?”
“事实上我确实睡着了,只是刚好在斗篷带你回来的时候醒来。”Steven手里握着一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东西。
“那不是我的手机吗!?”
“防止你偷拍我脸上的印子。”他脸上确实有个红印。
“……”你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一时间陷入了静默,只能听到呼吸声,还有你自己的心跳,拜托,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声音变响了。
“……你能像这样乖一点就好了。”他慢慢伸出了两根手指贴在你的嘴唇上,“像这样,别说话。”
你感觉一瞬间心脏罢工了。
糟糕了!你连忙站起来,“我去睡了!”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Stephen看着你的背影,他端详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印上了自己的嘴唇。
“晚安。”

end

番外:
“这里竟然还有一位如此动人的小姐,你好,我是Tony·Stark。”Tony向你伸出手。
你刚打算握手,Stephen的斗篷拍掉了Tony的手臂。
“别过去,她对你过敏。”
Tony:“????你有什么毛病?”

续篇:【奇异博士x你】Wonderland

评论 ( 29 )
热度 ( 441 )

© 安源那个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