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那个源

乙女写手,喜欢做梦,爬墙飞快,偶发性勤奋,长期性失踪

【洛基x你】亵渎神明

@戏十三 的点文

*ooc注意

产出目录


“神啊,请原谅我。”

“孩子,神会聆听你的忏悔。”

在小小的忏悔室里,你向神明吐露了你的罪过。你背叛了曾经虔诚信仰的神明。

“我爱上了一个恶魔。”


你是在教会长大的。

像你们这些被父母抛弃的孩子,能够存活长大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因此你们要感谢神明的仁慈,是他的无私让你们活了下来。对神明的忠诚铭刻于你们的骨髓。

孩子们在十五岁之后大多就离开教会独自生活,也有一些人会选择留下来成为神职人员,比如你。

和那个人的相遇纯属意外。

晚上你一个人在礼堂,修女们的工作之一是让神像前的烛火不要熄灭,那天晚上轮到你来守夜。

烛火突兀的跳动了一下。你看了看严丝合缝的门窗,不安的问了一句,“谁在那里?”

没有回应,只有空荡荡的礼堂里你的回声。

一切似乎是你的错觉,但是违和的气息还是愈发浓烈。令人不安的血腥味逐渐扩散开来。你战战兢兢的向气味浓的中心走去,只见供祷告使用的木质长椅上躺着一个年轻男人。

他似乎是失去了意识,昏暗的烛光也阻挡不住他鬼斧神工般的精致容颜。他的黑发和略显苍白的皮肤让他具有一种有别于寻常男性的阴柔优雅的味道。而且他是个衣着得体的男人,应该出身于优越的家庭,你不明白他怎么会遭遇如此可怕的不测。

“先生?先生?”你轻轻唤他,没有回应。你的手指颤抖着,想去试探他的脉搏。

他突然捉住了你的手指,睁开了眼睛。那双翠色的眼眸让你想到宝石,美丽却又冷硬,但又不太像,宝石是晶莹透明的,但那个男人的眼睛深的你望不到底。

他打量了你一会,然后慢慢的,嘴角咧开一个弧度,邪气的笑容让他的眼睛更加神秘莫测,像是施了古老咒术的玉石,随意触碰就会被万劫不复的诅咒缠身。你呼吸都为之停滞了,你从未见过如此危险又富有魅力的男子,宛若鳞片细腻华美的毒蛇,叫人害怕,却又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猎物。

“……我替您包扎,请不要乱动。”你慌乱的抽回自己的手指,跑去寻找医疗箱。

你安静的为他包扎伤口,没有询问他任何东西。

他垂下眼看着你,伸出一根手指撩起你额前的一缕头发,他的动作宛如对你的施舍。

“不问我吗?”

你抬起头迷茫的看着他。天哪,他的声音也是如此的蛊惑人心,沉稳的嗓音和优雅的腔调又一次让你失神了。仅仅说他是个有魅力的人甚至是不尊重,他的迷人程度无法用一个简单的词汇来形容。

“我喜欢你的态度。”他补充了一句,神色确实是满意的。

“我的工作是帮助别人,将神明仁慈的光辉照耀到每一个人身上。”你剪断了纱布,“所以我不会询问您身上发生的一切,那是警察做的事。但是如果您想倾诉,我很乐意倾听。包扎结束了,我不打算让您去警察局,但我会建议您去一趟医院。”

他嗤笑一声,那是不屑的嘲笑。男人认真的看着你的眼睛,烛光在你清澈的眼睛里跳动,看起来像是浮满河灯的护城河。

“神?仁慈?那是卑微的想法。”他将你揽入怀中,头颅紧挨着你,像对待恋人一般柔情,“养育孤儿的是修女,听人告解的是神父,捐助善款的是信徒。”他的唇贴近你耳边,“神做了什么呢?他榨取你们的钱财修建神像,他奴役你们的工匠修建教堂,他让你们这些修女日夜守着这无聊的烛火,让你们不得好眠。”男人在你颤动的眼睫上落下一吻,“告诉我,你还觉得你们的神仁慈吗?”

你的脸色有些苍白,嘴唇微弱的颤动着。你觉得喉咙干渴的发不出声音,你就是那个随意触及不该触碰之物的悲惨愚人,恶毒的诅咒已经渗入你的皮肤,纠缠你的血液。而最悲哀的是,你发现你已经坠入爱河,不可救药的沉迷于这个陌生的渎神男子。

他只是微笑着,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对你的怜悯,他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你临死前的悲鸣。他伸手摩挲你的脸颊,眼神里有几分爱怜之情,“你要是属于神的话,就太可惜了。”

男子起身解下了纱布,那个可怕的伤口已经愈合,只有纱布徒留一团血污。

“Loki,我叫Loki·Laufeyson.”

Loki凭空消失了,正如他无端的出现在礼堂那样,无声无息。

你的眼里有泪水滚落,你知道这个名字,书里记载的恶魔的名字。你的泪水是坠入陷阱的绝望和对神明的愧疚。


“孩子,你不需要对此感到羞愧。”神父从忏悔室的另一边走出来,他的形象逐渐消散,幻化出了熟悉的夺人心魄的的身影,“把你的灵魂和身体全部交给我,好女孩。”

恶魔在你耳边低语,“我会成为你的神。”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658 )

© 安源那个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