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那个源

乙女写手,喜欢做梦,爬墙飞快,偶发性勤奋,长期性失踪

【洛基x你】Get a cold

@小♂金♂刚 的点文

*hp paro,私设如山

*人物ooc注意

产出目录

坩埚里的淡青色液体咕嘟咕嘟冒着泡,你把切好的弗洛伯毛虫放了进去,液体立刻变成了亮橘色,还冒出了大量蒸汽。

“Oh shit,这味真让人受不了。”你皱了皱鼻子,然后转头看向你一贯的搭档——Loki·Lauferson,“水仙根的粉末磨好了吗?”

最恶心的材料都是你在处理,他本人像一个王子一样慢条斯理的,真叫人生气。

“别这么瞪着我,是你自己早上打赌输了而已。”

每次有魔药课的早上你们都会打赌来决定谁处理今天恶心的材料,Loki当然也碰过滑腻腻的青蛙肝脏和恶心的癞蛤蟆脓——这让他一整天没有进食。

顺带一提,今天你们的打赌内容是Strange教授额头上那撮卷毛会朝哪边弯曲。

Loki拿起研钵,里面是磨的细腻的粉末,倒进去以后药剂就会变成浅黄色,你们又一次会成为第一个交作业的优秀组合。

然而这一次,一向完美无缺、无可挑剔的Loki失手了,他无懈可击的华丽形象被一个喷嚏击败,水仙根粉末飞向了前桌格兰芬多的Peter·Parker的坩埚——他还没来得及加弗洛伯毛虫。

毫无疑问,你们的药剂都变得一团糟,幸好Banner教授没有生气。霍格沃茨有个传说,就是Banner教授一生气就会变成一个绿色的巨怪。他本人也会在每个霍格沃茨新生的第一堂课强调正确调制魔药的重要性,他说他自己就因为喝了失败的药剂导致了变异。但你们都觉得是骗人的,因为Banner教授从来没有变成过巨怪。

Loki很生气,这不是他应该犯的错误,这让他很丢脸。

“Loki,听着,你应该去一趟医疗翼。”你郑重其事的说着,“我想你一定是感冒了。”

“哈?怎么可……”他还没说完,你就捂住了他的嘴,他瞪着你,像是在说别用你那碰过毛虫的手碰我。

“我洗过手了。比起打喷嚏毁了药剂这样滑稽的错误,如果是真的感冒了倒是情有可原,不是吗?”

这是个找台阶下的好方法,Loki同意了。你知道你的青梅竹马是个好面子的家伙。

然而没想到,Loki还真的感冒了,而且在发烧。因为他平时的体温很低,所以一直没被察觉。

“都这样了还要维持你那个完美形象真是难为你了。”

Loki被强迫躺在床上休息,他给了你一个不悦的眼神。

你握住了他的手。因为家族独传的强大冰霜魔咒,Lauferson家的人体温总是很低,发烧了也感觉不出来。

“你真的很斯莱特林。”

他笑了,“你也是个标准的斯莱特林,除了偶尔爆粗口。”

“梅林,大家从小一起长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脏话词库有多么丰富。”你把Loki的手覆在脸颊上,“赶快好起来,不然周末你可就去不了霍格莫德了。”

“他当然能去,亲爱的,不过是在喝下这服药剂之后。”

Loki对那瓶冒着紫色蒸汽的药剂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之情,只有在你面前他不会伪装上完美的面具。

“快点喝了它,我还等着你给我买蜂蜜公爵的糖果回来呢。”你轻柔的劝到。

他看了你一眼,然后仰头喝完了药。

“叔叔他们还是没允许你去霍格莫德吗?”喝下魔药之后他的耳朵一直在往外喷气,这样子很有趣。

“嗯,他们对我管教的有些太严格了……而且爸爸一直不是和喜欢我和你一起玩。”

“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你就守在我的病床边,还握着我的手呢。”

他脸上满是戏谑的笑容,话语里透出洋洋得意。你被他说的有点脸红了,但没放开他的手。

“好了,我要去上魔咒课了,晚餐时见。”




周末,你一个人留在空旷的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内。

好无聊。

想着要不要去Vision教授那里借点有趣的书看,但是想想这时候他恐怕和Wanda教授二人世界,你只能作罢。

“看看,是哪个孤单无助的小女孩一个人缩在这里呢。”

“你不是应该在霍格莫德的蜂蜜公爵给我这个孤单无助的女孩买成堆的滋滋蜂蜜糖吗?”你甚至懒得回头看他。

但Loki总有办法让你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跟我来。”



老实说Loki绝对不是一个好学生,虽然他学习成绩很好,也伪装成品行端正的样子,但他绝对是最熟悉霍格沃茨的人之一,这都要归功于他入学第一天就开始的夜游活动。

现在你们在走的正是通往霍格莫德的密道。

“Loki。”

他回头看着你,“怎么了?要感激我的话,到了霍格莫德再说,你可以去三把扫帚请我喝黄油啤酒。”

“你前几天发烧,该不会是因为天天晚上在城堡里瞎晃找霍格莫德的密道吧?”

“……”他没有回答你,只是加快了脚步,望着他的背影,你忍不住偷笑起来。



“现在天气变冷了,你真的应该多穿点,尤其是夜游的时候。”

你和Loki并肩走在霍格莫德的小路上,他对你的话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态度,但你知道,回去以后他会记得多穿一点的。

“多穿又怎么样?我的体温总是很低。”他偏头看着你,“除非你能让我整个人暖和起来。”

你握住他的手,“这样?”

他感觉到你的体温,“不够。”

Loki低头吻了你。

他只是矜持的贴上你的嘴唇,没有急不可耐的缠绵,但从他的呼吸可以听出他在努力维持自己,让自己表现的像个绅士,他不希望你觉得和他接吻是一件糟糕的事。

看吧,Loki·Lauferson总有办法让你注视着他,而且移不开目光。



第二天,你感冒了。

“都是你传染给我的。”你吸着鼻子抱怨。

“我都已经好了,是你受凉了而已。”他伸出手臂把你揽入怀里,“感谢我的仁慈吧。”

你的脑袋贴着他的肚子,这一次你没有回嘴。

“Loki,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知道。”

你看见了他通红的耳尖。

end

评论 ( 30 )
热度 ( 438 )

© 安源那个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