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那个源

乙女写手,喜欢做梦,爬墙飞快,偶发性勤奋,长期性失踪

【森鸥外x你】永眠童话

【森先生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大叔根本没有抵抗力】
【和mafu的歌没啥关系】
【不明意味的混乱短打】
【森先生真帅,我要爬墙了】

你是一个,幸福的少女。
因为在黑手党最高权力的庇护下,人嘛对你可以说是百依百顺。让你高兴保护你是大家的最高指令。
漂亮的衣服,甜蜜的点心,你什么都不缺。
你是一个幸福的少女。
至少表面看来如此。
森鸥外宠爱着你,是标准的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但是这个男人令你恐惧。
他是黑手党的首领,给你端上蛋糕的手染上不知多少人的鲜血,说着宠溺话语的嘴不知下达过多少残酷阴暗的命令。
更何况,你本就不想在这里……你是他捕获的金丝雀,被养在黄金做的笼子里。
不知是一直以来强烈的愿望使然还是某种契机,你想到了逃跑。
作为首领庇护的人,你轻轻松松走出了黑手党的总部。
然而几乎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你就被抓住了。
“我想要的,只是‘我的’少女而已。”
他抚摸着拟稚嫩的脸庞,眼神依然宠溺。
“如果不想当‘我的’少女的话……”
一瞬间他的表情变得很可怕,但是又恢复了,或者说是变得更加宠溺的笑容。
“就只好将你永远的留下了。”
他低头亲吻你的唇,像是小心的品尝草莓果冻,双手抚摸隐藏在层层叠叠的裙褶中青涩的身体。
花朵一般美好的少女啊……只可惜你不愿意为我而绽放。
瞬间的凉意划过皮肤,随之而来的是疼痛,是灼烧感,是液体的温热。
那么就永远的做一朵花蕾吧,直到你愿意为我绽放的那一天。
疼痛层层堆积,和失血交织成死亡的压迫。
颤抖着的,哭泣的,渐渐要失去力气的你。
“只有我看到这么可爱的样子真是太好了。”
他低头吻了吻你被割开的脖颈,动脉喷出的血液染红了白大褂。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
甜的。



森鸥外的房间离有一件最珍视的宝物。
那是一个永远可爱永远沉睡的少女。
数年前他亲手永手术刀缓缓割开娇嫩的肌肤,品尝她甘美的血液,然后将她泡在罐子里。
一直到今天,他还是每天会问这个少女,“你喜欢这件裙子吗?你喜欢这个布丁吗?你喜欢我吗?”
只可惜她不会再醒来。
“但是,这是属于我的少女啊。”
end

【妈的难吃】

评论 ( 9 )
热度 ( 178 )

© 安源那个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