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那个源

乙女写手,喜欢做梦,爬墙飞快,偶发性勤奋,长期性失踪

【文豪野犬乙女向】在另一个世界从未相遇(中也x她)

女主有名字,原型是我们可爱的领子。
愉快的撒了一地玻璃渣……请不要打我!
唉写的好辣鸡x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朝仓翎是被闹钟的声音吵醒的。
电子闹钟不断发出哔哔哔的声音扰人的要命,朝仓翎把闹钟捞过来按掉然后丢到房间的角落里。随后她就发现她已经彻底清醒睡不着了,干脆爬起来洗漱。
独居的单身作家也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前阵子刚刚完稿还在等待编辑的回音,朝仓翎无所事事的在自己的屋子里兜了一圈决定下楼道附近的便利店解决吃饭问题。在玄关处换上一双款式休闲的凉鞋,突然心里泛上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回头看看鞋柜……并没有异常。
大概刚刚过截稿日太累了……看来等这部作品结束以后要好好给自己放个假了。
买了个三明治边吃边逛,突然空闲下来才发觉自己根本无事可做……就在思考如何让人生不那么空虚的时候,人群的骚乱引起了她的注意。
“快跑……”“听说死人了?”“好像有枪声……”“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太危险了!”“又是港口黑手党!”
港口……黑手党……?
本来很惜命的朝仓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个字眼突然有些移不开脚步,甚至有过去看一眼的欲望。
“小姐,这附近很危险,请你快点离开吧!”匆匆赶来的军警出言提醒,然后就向骚乱中心跑去了。
得到提醒朝仓才慌张的打算回家。
只是……那种违和感更加强烈了。
自从那天的事情,朝仓觉得自己魔怔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让她很不习惯觉得很不对劲,鞋柜也好,床铺也好,似乎都充斥着不协调的味道。
自己到底怎么了?明明之前一直这样生活的啊?怎么会一夜之间觉得一切都不对了呢?
即使没有工作,也会熬的很晚……
仿佛……在等待谁回来一样。
开什么玩笑啊自己明明是独居的啊……朝仓把自己摔在床上,啊,头好痛。
等等……
突然明白自己的违和感从何而来。
就是因为自己一个人才觉得不对劲啊!感觉……应该有两个人才对啊!
可是另一个人到底是谁?自己的记忆又明确的表示自己一直是一个人住的!
完全想不通,脑子一团乱。
朝仓打算去厨房倒杯水,突然那个词汇有浮现在脑海。
港口黑手党。
不知道哪来的自信朝仓笃定自己的违和感与港口黑手党有关,她第二天就立刻上街寻找与黑手党有关的线索。
这确实是莽撞的行为,可是她觉得她快要疯掉了,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疯狂的思念一个人,可是他不知道对方是谁。
魂不守舍的在街上游荡了一天,理所当然的没有获得任何线索。
看着商店橱窗倒映出来的苍白憔悴的自己,朝仓动摇了,没准自己只是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或许她应该找心理医生而不是黑手党……
“唉,今天真倒霉,居然遇见那条蛞蝓……”朝仓与一个穿着长风衣的男人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擦肩而过,“太宰,遇见中原中也不是你偷懒的理由!”眼镜男对风衣男怒吼。
中原中也。
朝仓觉得咯噔一下,随后心脏剧烈的悸动起来。
对,中原中也,中原中也!
他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
他是自己的恋人。
鞋柜没有他的鞋子,床铺没有他的枕头,餐柜里没有他爱喝的酒,晚上熬夜是习惯性的等他。
一切的一切,都说得通了!
可是为什么……在这个世界,她从未遇见中原中也!?这不是她原本的世界!
要去找他!胸腔中高鸣着这句话,朝仓翎立刻打算去寻找。
——你真的要见他吗?
是的,我必须见他。
——可是,你会死的。
……对啊,我想起来了。
还有这回事。
可是……




朝仓翎再次睁开双眼看到的是医院白色的天花板,白的茫然。身体动弹不得,感觉自己气若游丝的生命全靠输液和氧气面罩维持。
眼珠子一转,看到趴在床边睡着的人,他那一头橘色的发。
朝仓翎拼命的抬起手指想要触碰一下,可是,太艰难了……短短几厘米是多么的遥不可及……
“……!”男人抬头,眼睛微睁露出一线湛蓝,看到苏醒的恋人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医生!医生!”他紧紧握住那只虚弱的手,沙哑的嗓音里是难以抑制的激动。
“chu……”朝仓困难的发出音节,中也立刻回头看着她。
陪我一会,一会就好……
中原中也突然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拿走了,只剩下空空的皮囊。
她的眼神,他怎么会不懂。
于是他坐下来,紧握住她的手。
能遇到你,太好了。
我不后悔。
中也在朝仓翎的唇落下一吻。
“……晚安。”
我的挚爱。
“中原先生!”医生护士匆忙赶过来,被中也抬起一只手示意肃静。
“此次事件的牺牲者增加一名……”
中也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的太厉害。
“干部夫人中原翎,因抢救无效死亡。”

end

评论 ( 8 )
热度 ( 149 )

© 安源那个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