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那个源

乙女写手,喜欢做梦,爬墙飞快,偶发性勤奋,长期性失踪

【文豪野犬乙女向】七夕的男神x她(然而和七夕并没有卵关系)

说在前面的:

这个是妖怪x巫女的paro

女主有名字,都是我的朋友,咸了太久给好朋友一点节日礼物。话说在前头爱看不看,以及不要做一些尴尬的评论好吗非常感谢小天使们。

可能我写的ooc,可能我满嘴跑火车,但我绝对不长裱花嘴!

【以下正文】

1、太宰治(酒吞童子)

【林檎的场合】

林檎不喜欢巫女的身份,这意味着以后她必须继承家业,而每天守在清冷的神社实在是太痛苦了。

感觉像守活寡一样。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你在烦恼什么呢?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可爱的眉头为之蹙起?”

来者是一个俊美的青年,穿着米色的风衣,满脸的笑意。

“啊,我在思考这位帅哥能不能陪陪我啊。”

林檎大大方方的反击回去,扫了那么久的地总算有个人让自己玩一下也好。

“我很乐意哦。”那人一个箭步上前执起林檎的手,“我叫太宰治,可以知道小姐的芳名吗?”

“我叫林檎……”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上来就抓人的手!

太宰似乎是看出了林檎的慌张,笑意更甚,将人拉近自己怀里,“小姐既然觉得无聊,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可好?”

“……如果不会被吃掉的话,妖怪先生。”

太宰有些讶异,林檎趁机挣脱出来。

“别小看我了啊,别以为有一张脸和一张嘴就能勾搭所有的女孩子。”

哎呀呀,神社的巫女啊……第一次被这么狼狈的看穿呢。

“……看来今天不是合适的约会之日,我就先告辞了。”

哼,滚吧滚吧。林檎心里哼哼着。

“请期待我下次的造访。”

猝不及防的,耳边响起轻柔的声音。

哇干嘛啊!林檎捂住自己的耳朵,而太宰治已经消失不见了。

真是糟糕,不仅没有诱骗到猎物,反而——

——让我舍不得吃掉你了。

【天天的场合】

太宰治在天天这里已经呆了很久了。作为一只有名的凶恶的妖怪,居然堂而皇之的,在巫女的神社蹭吃蹭喝,顺便调戏一下年轻可爱的小巫女。

一开始发现他是酒吞童子的时候天天也吓了一大跳,正在想着要不要报备一下自己远在异乡的除妖师父亲,这个伤痕累累的妖怪笑了,“小姐,你父亲捉不住我的,你倒不如给我养伤,作为回报我今后都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家人。”

当时绝对是脑子进水了,看着他的帅脸就答应了这个荒唐的请求!结果就只是一大堆麻烦事!我这是怎么了!

后来天天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名为太宰治的妖怪根本没辙,不知不觉就当起了端茶送水的……女仆。

天天每天在被调戏和祝愿这个伤早就好了的太宰治快点离开中度过。

“天天。”

“啊,怎么了吗?”

“真是的女孩子不要老是板着一张脸……”

“我没有板着一张脸!”

“好啦好啦,我要走了。”

“诶,你要走了吗?”

自己是不是应该开心一下?可是……

不不不别瞎想了,送走这个危险的大麻烦以后永远别见到他才好!

“我下次还会来的。”

“那会是很久以后。”到你成年的时候。

太宰揽住天天,亲吻她的发间,“说好了哦,到时候不管用骗的还是抢的都要你跟我走。”


【关于酒吞童子的记载请自行百度……由于大人的原因不在这里放出来了。】


2、中原中也(九尾狐妖)

【领子的场合】

虽然是巫女,但是家里的神社已经许久未去了,平时都住在市区里面。今天由于父母身体都不太好,朝仓翎决定独自去山上的神社修缮打理。

遇到传说中的九尾狐妖也是在路途上发生的事情。

“不,先生,我真的没有迷路,我只是去山上的神社。”

不愧是九尾狐妖,长得真的好好看……不过为了不激怒他,暂且不要戳破比较好吧,朝仓紧张的想着。

“山上的神社早就废弃了。”中也皱了皱眉,她是看穿了自己的身份吧,但自己只是不想领地被侵入而已,那么紧张做什么。

“啊,可是那神社是我家的……”

原来如此,算了,她打扫完就会离开了吧。

“那你走吧。”中也点了点头。

“那个,谢谢你……作为妖怪您真是善良啊,不仅不吃人还说要送我下山。”

“谁善良了!?只是不想你打扰我想赶快把你这个麻烦扔出去而已!”

“那个……对了,下次假装路人的时候,先把尾巴收起来好吗。”

“……吵死了你赶快把那个破神社打扫干净了然后离开!”

九尾狐残暴的形象在朝仓翎心中完全崩塌。

在打扫完了神社以后,天已经黑了。

“喂。”

“啊,是你……”

中也有些不耐烦的模样,“别用什么天黑看不清路的理由留在我的山上,我送你下去。”

“那个,我明明什么都没有说,是你想送我下来吧。”

“吵死了当心我把你吃掉。”

“我叫朝仓翎,你叫什么?”

别把名字随便告诉妖怪啊真是的。“中原中也。”

不过,朝仓翎吗……

只是把你送下山而已,竟然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见到你了。

【柏塔的场合】

最初见到中原中也的时候,柏塔并不是为之感到畏惧,而是问。

“为什么你没有九条尾巴?”

中原中也差点气的失去理智。

他只是修为还不够而已……居然就不小心栽在这个人类手上。

柏塔在练习符咒的时候小心伤了中也,照理来说,作为一个灵力不稳定的没有天资的巫女,伤到如此等级的妖怪应该自豪一番,当时确实死鸭子嘴硬了一把,可是被中也一威胁自己就没了声,最后苦兮兮的决定负起责任找出破解符咒的办法。可是实在太差劲了,无数次的实验把中也折腾的要死,然而破解却没有一丝的线索。

唯一的长进就是,中也发怒的时候不再害怕了,真是可喜可贺。

“对不起对不起这次又失败了……”

“别摸我我又不是你养的猫!”

柏塔撇撇嘴,“我再去试试……”

“别那么着急,我歇会。”

“当初不是你急着要……”

中也突然靠在柏塔的身上,“觉得和你在一起也不错。”

“……”

“……”

“你你你别看我快去研究你的符咒!”

不过脸那么红,一定是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吧。


3、梦野久作(祸斗)

【九条文的场合】

“呐,久作,最近来神社祈福的人特别多。”

“你不是之前还抱怨神社生意不好,日子都没法过了吗?”梦野久作单纯的问道。

“唔……可是大家似乎都发生了不好的事情,遭遇了灾厄呢……”九条文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放心啦,有了九条文的话,大家一定会好起来的!”梦也开心的抱住少女。

“真拿你没办法……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能看到你那么有精神我就很满意了哦。

这是作为祸斗的我,才能为你做到的啊。

注:天狗的一种,所到之处皆发生火灾,所以被看作不祥之兆。祸斗原是一条黑犬,为流星碎片撞击而生。


4、芥川龙之介(茨木童子)

【安源的场合】(我也要过节的,哼)

眼前这个瘦削苍白的男人就是传说中的茨木童子。

安源胆战心惊的看着他,傍晚了刚打算关闭神社,这个男人就冒了出来,稀里糊涂的放他进来以后才发现是妖怪。

一紧张把手里的扫把捏裂了,发出噼啪的响声。

完了完了,明天会被父亲骂的吧。

“你不认得我了吗,不需要紧张,我只是来归还一个东西。”

“啊,什么?”安源后退了一步。

“这个。”

手掌摊开,是一个御守,手工看起来有些勉强,一眼就看出是自己这个五指粘连的人的糟糕工艺。

想起来了,那天朋友和自己开玩笑,说巫女会不会很容易撞鬼,结果遇到了一个受伤的男人,给对方包扎了以后还送了自己做的避免血光之灾的御守。

“干嘛,虽然很丑,但是很有用的!”

芥川扯了扯嘴角,“不,确实很有用,不过我的身份不太适合这个东西。”

“御守送出去了哪还有还回来的道理啊!都送你了拿去拿去!”

真搞不懂自己在害怕个什么劲。

芥川收回手,无奈的把另一只手放在安源头上,“茨木童子善于化形。”

“什么意思……”大哥我害怕。

“……我叫芥川龙之介。”

啊,你这什么鬼?

“……不见了。”安源呆呆的看着手里裂掉的扫帚。

“还会再来见你的意思啊。”芥川的话语隐没于暮色之中。

【注:茨木童子真的很适合芥川先生。首先太宰先生的设定是酒吞童子,而在日本传说中,茨木童子是酒吞童子的部下。而且茨木童子有一个别称,叫“罗生门之鬼”。】

评论 ( 14 )
热度 ( 95 )

© 安源那个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