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那个源

乙女写手,喜欢做梦,爬墙飞快,偶发性勤奋,长期性失踪

【生贺】忘川之上,桑梓之下

这个是给大嫂的生贺……把生贺拖这么久全世界大概就我一个奇葩(:3_ヽ)_
标题和内容并没有什么关系,日常标题逼格伪装。
设定是捉妖师paro,严重ooc……大嫂我错了(:3_ヽ)_

【正文】
朝仓翎是一个捉妖师。准确来说,是捉妖师学徒。
她前几个月拜入一位大师门下,可是没过几天师傅就出门远游,她便跟随一位叫中原中也的师兄学习。
毫无疑问她的资质非常平庸,甚至是贫乏。
到现在连符都画不好,更别提召唤什么的了。
中原师兄绝不是脾气很温柔的人,每次出了错总免不了被训斥。但是训归训,每次帮忙收拾烂摊子的也还是他。
“朝仓。”少女听到中也的呼唤,停下了扫地的动作。
“等下地扫完,我教你召唤式神……你差不多也该学……别高兴!这次你再搞砸我真的要重罚你了!”
朝仓翎用力点头,但是她很清楚,中也这样的威胁不下上百次,可是从未遭到过所谓的重罚。
“……步骤都记住了吗?”
朝仓点头,按照之前中也演示的步骤开始召唤。
……毫无反应。
看朝仓有些沮丧,中也开口道,“召唤式神确实是比较复杂的……诶?”
似乎有什么响应了召唤的样子……那是……
“呜哇!”
突然掀起的狂风把整间屋子都搞得乱七八糟,待中也判断出那是风妖,妖怪早已留下一片狼藉绝尘而去。
“……下次别在召唤出这么麻烦的东西了!”中也伸手给了朝仓一个爆栗。
“……痛。”
日子一天天过去,朝仓依然过着平淡的学徒生活,虽然还是经常搞砸,但是也有不少进步。
这天轮到朝仓出门采购食材。她很快买好清单上的东西,照例翻过石桥打算回去。
“朝仓小姐,请等一等。”
朝仓停下脚步回头看,那是一个奇怪的男人,看起来苍白病弱长相清秀却流露出病态。才刚入秋就穿上了厚厚的大衣,或许是身体不好。
“请问朝仓小姐是捉妖师吗?”
朝仓点点头,“但我还未出师。”
不知为何这个家伙的气息令她很不愉快,她礼貌的回答以后打算离开。
“朝仓小姐可知这一带最近有一只大妖狐出没?若朝仓小姐觉得自己资历不够,帮忙通知一下你的师傅提防一下也好。”
朝仓没有回答,匆匆跑下了桥。
大妖狐么……
那种传说里的妖怪……
晚上朝仓想着那个怪人的话有点睡不着,干脆披了件外衣去院子里。
……中原师兄的房间还亮着灯?
朝仓溜回走廊,中也的房间确实还亮着,不过没有人。
大概去藏书室了吧。夜晚的寒气也让朝仓开始退却,还是别瞎想回去睡觉的好。如果感冒了一定又会被说教一通。
脑袋还没沾上枕头,就听到一阵骚乱。
从嘈杂的声音中,依稀可以听到是妖狐什么的。
真的有妖狐?那种大妖怪吗?
朝仓本能的想逃跑——但是她突然想到,中也一定和其他前辈们在和妖狐周旋。
她跑出房间,拽住了从她面前跑过的芥川龙之介——他虽然和她同辈,却天资聪颖,一直很优秀。
“朝仓?你在这里做什么,快走。”
“那个,中原师兄呢?”
“不知道。但是以我们的实力不足以和那种妖怪抗衡,别在这里添乱。”
朝仓老老实实的跑出来,却没有看见中也。
不知为何她感到很不安。
必须见到师兄才行。
她这么想着,偷偷跑回了神社。

啊,该死。
居然着了那家伙的道,露出了真身。
那个符咒还有好一会才会失去效力……
只拜托不会有人发现他的身份。起码朝仓那丫头……她这么傻,应该也发现不了。
中也这么想着,却看见朝仓向他跑了过来。
这个笨蛋!连逃跑都不会吗!
朝仓看着面前的妖怪,却不感到害怕。
“……师兄?”
喂,为什么会发现啊,明明你是最傻最没资质的那个。
“是你吗?没关系的,一点也不可怕,就像你平时威胁我一样完全不可怕。”
……真是莫名的有点生气。
“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师兄要……像这样委屈自己呆在这里……”
啊,要我怎么说呢。
难道要我说,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似曾相识?
有时候会梦见自己是一个人类,每天面对着鲜血与杀戮,但是一回家就能看到几个可爱的孩子,还有一个等我回家的女人。
明明只是一个梦却如此真实,仿佛我曾亲身经历。
或许我们曾是相识的,于是便用自己都觉得牵强的理由来到了这里。
你明白吗,朝仓翎。



那一天妖怪暴动的事情早已过去很久。据说是一个叫朝仓翎的女子镇压并封印了妖怪。
可是这个拯救了城镇的捉妖师在那天以后随之失踪了,有人说她牺牲了,也有人说她去了别的地方自己建立了神社。
不过也曾有人说,见到她和一个青年男子在一起,那个男子似乎就是当初一同失踪的中原中也。
到底结局如何,除了本人,大概已无人知晓了吧。

end

我他妈都写了什么狗血的辣鸡故事!
其实我一开始想虐的来着……
总之大嫂迟到的生快(:3_ヽ)_求不打






评论 ( 1 )
热度 ( 26 )

© 安源那个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