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那个源

乙女写手,喜欢做梦,爬墙飞快,偶发性勤奋,长期性失踪

【梅咕哒】尚未开放之花

阅读须知:

*梅林alter x咕哒子Lily的混乱邪恶的故事,私设众多,ooc特别严重!

*本文中咕哒君与咕哒子是兄妹的设定

*各种建立在自我理解上的xjb写

*可以接受以上再进行观看

产出目录
















咕哒子有一个哥哥,这件事情她只对玛修、罗曼和达芬奇提起过。

达芬奇对这位少年有印象,他是被选中的御主之一,咕哒子和咕哒君的父母都是魔术师,但是非常平庸。咕哒子成为第48位御主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血缘关系吧。

然而咕哒君现在被冷冻着,他的妹妹,那个本来最没有资质的少女担负起拯救人理的任务。玛修他们从不提咕哒君,咕哒子本人也不提。就算提起也只有无限的悲伤,不如不提。

不过这事虽然不提,梅林却是知道的,毕竟他在阿瓦隆全部看得到。

他也知道有时候咕哒子会在房间里偷偷看着和哥哥的合影,不过她从不哭。或许看到这张照片能想起的全是开心的回忆,这样的话倒是很不错。

梅林在咕哒子的房门前驻足了一会,里面很安静。大概又在看那张相片了。那时兄妹俩还在读初中,咕哒君穿着运动服,咕哒子穿着连衣裙,手里还有一个甜筒。两人戴着一样的遮阳帽,是校庆的时候发的,上面印着校徽和校名。背景是人群和蓝天,大概是在游乐场还是公园之类的地方拍的。

相片的内容梅林也清清楚楚。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喜欢着她,他也清楚少女对他的好感,但是他却装聋作哑保持了沉默。

如果说世界上有另一个自己……类似alter那样的存在,是不是会放下顾虑告白呢?

alter,看似对立面,但就是自己,这样镜像般奇妙的存在。

如果说,成为人类最后御主的不是咕哒子,是不是自己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困扰?

梅林笑着摇头。

算了吧,这种事情。





“啊,累死了……最后再检查一下就去睡吧……”罗曼打着哈欠,往灵子转移室走去,打算进行例行检查后就快去美美的睡一觉。

“唔……”罗曼输入了密码,“……嗯?”

“为什么打不开……!?我记错密码了吗?”

在一次次的尝试无果以后,罗曼开始怀疑会不会是门坏了。

“等等……不会是里面在进行灵子转……啊。”

门开了。罗曼进去检查一番,没有任何异状。

“吓死我了……好了既然没事就去睡吧。”

“啧……走了吗。”

确认没有人以后,黑影从角落走出。

“灵子转移,现在开始。”

机械的女声响起。


“这是什么……?”

咕哒子翻看着书房里翻出的书,这是一本有关圣杯战争的书籍,里面还详细介绍了召唤英灵的方法。

她躺在床上,轻声念着冗长枯燥的咒语,即使知道毫无用处,这还是使中二期少女得到很大的满足。

念完以后又翻了几页觉得无趣,把书合上。刚打算起身,被突然现身的人影压在床上。

“……caster梅林,顺应召唤而来。”

面对两人之间尴尬的想哭的沉默,那人开口说道。





只有我能看见梅林。

咕哒子得出这样的结论。

在挨了一巴掌以后,梅林回应了咕哒子所有的问题。没有圣杯就被召唤是因为他是grand caster,被召唤是因为阿瓦隆待腻了想出来看看,别人看不见她是因为咕哒子太弱。

虽然总觉得他回答的有些敷衍,但起码梅林非常尽职尽责的告知了咕哒子一切如何做一个御主的事项。

对召唤出来的是否就是亚瑟王传说中的梅林本人没有丝毫的怀疑,她就相信了他,并且迅速建立了信任关系。

她显然是没有看书后面那部分——有关于英灵的危险性和一些御主惨遭背叛甚至惨死的实例。

不过没关系,她没有必要看。

那本书在火光中燃烧殆尽。

如果说这位尚且青涩甚至幼稚的少女未来将会成为人理的希望的话——

——那么这株嫩芽,现在就能被掐死在手中。

但是自己并不是所罗门,对于毁灭人理什么的他没有什么兴趣。冒着可能消失的危险也要进行灵子转移来到这里,是为了这个少女而已。

他要好好看看这个少女,看看为何……她能让自己(caster)如此困扰。








“你一个人在家要小心哦。”

“嗯,知道啦。”

“真的没问题吗?你最近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不知道跟谁说话……”

“都说了没问题了啦!”

“不会是和哪个男生谈恋爱了吧……不行不行你现在还太小……”

“你就放心去合宿吧我真的没事!”咕哒子拼命推搡提着行李的咕哒君,“再不去的话你就迟到啦!”

“可是……”话没说完咕哒君就被推出家门,随后是关门声。

对着家门默默流泪,感叹着妹大不中留,悲愤(?)交加的往学校去了。

“我可爱的妹妹最近好像早恋了,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死妹控。”

“你幻想出来的妹妹吧,死宅真恶心。”

“德国骨科?这个梗都过时了,现在流行的是大丁丁女孩子,博眼球的话建议你更改一下你妹妹的设定。”

“你就说,明明是我先来的,和妹妹拥抱也好,牵手也好,明明是我先的!当然会被妹妹讨厌。”

咕哒君怒摔手机。






“啊……哥哥他们已经到了吧……听说今晚他们吃烧烤呢,好羡慕。”

想想烧烤……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杯面,这个对比确实非常凄惨。

“梅林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平时家里都是哥哥做饭的。”

“……要不我去试试?”

想了想厨房很可能会炸掉,梅林选择拒绝。

“不过哥哥也太啰嗦了,我都这么大了一个人住几天又怎么了。也就一个礼拜……他马上就会回来的啊……再说了,还有梅林你保护我呢。”

梅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不行。

已经完全超出计划范围了。

这样下去……这样下去的话,也会变得像自己(caster)一样了……




夜晚,咕哒子已经陷入了熟睡。

如果要将少女的存在抹去,现在就可以做到。

他伸出手去。

“唔……梅林……?”

少女睁开眼。

迎面而来是嘴唇上陌生柔软的触感。

“我是alter,但我,就是梅林。”

他从未见过如此愚蠢的少女,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了漏洞百出的谎言。

本该杀死你的我,却吻了你。







咕哒君匆忙把什么东西藏起的模样没有逃过梅林的眼睛。

“是喜欢的女孩子的照片吗?也让我看看吧,恋爱的烦恼随时可以找我哟?”

“不是啦……是妹妹的照片……”

咕哒君无奈的把照片递给梅林,上面是兄妹的合影,咕哒君穿着运动服,旁边穿着连衣裙戴着同款遮阳帽的橘发少女想必就是咕哒君的妹妹。

“初中的时候……那一次父母出远门,我去参加社团合宿……结果回到家,妹妹不见了。报了警,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她就这样失踪了。”

“家里只有妹妹一个人……要是,要是我不去参加合宿的话……”

“如果她没有出事,我大概也不会应征迦勒底的御主吧……”

咕哒君从令人难过的回忆中挣脱出来,“梅林?这张照片怎么了吗?”

“啊,没什么。但是……”

这是为什么呢。

看着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女,她去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是还未开放的花朵就已经凋零一般。

不知为何,只感觉到心里充满了悲伤。

end

非常乱七八糟的故事。

本来想开车的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我们为什么不开个快乐的车呢【buni】

首先谈谈alter先生。

梅林的语音和人物介绍都有谈到她的立场以及对人类抱有的看法和感情。他是梦魔和人类的混血,而他说起人类似乎是以局外人的角度来看的,所以我个人理解为,他更加自我强调梦魔那部分的身份。

如果是更强调人类那部分会怎么样呢?于是就脑补了alter……同时alter承载了平时不会被人察觉的负面黑暗的部分,并将其放大化。

关于alter去找咕哒子·Lily,一开始只是出于个人兴趣,就像梅林出于个人兴趣来到迦勒底一样。

关于剧情,alter只是假装被召唤,借此留在咕哒子身边,并且用幻术营造了他是咕哒子的从者的假象,这一点灵感源于游戏里梅林的个人资料。虽然alter先生放大了负面的部分,但是他也是梅林,对于少女怀有的美好的感情和祈愿终究无法消失,于是他吻了她。

然而这就是酿成悲剧的最后一根稻草。alter想要改变,改变遇见咕哒子的既定事实,结果却失败了。然后他选择忠实于自己的欲望,把会让他(caster)烦恼,自己喜欢上的咕哒子藏起来了。

藏起来以后呢?就不得而知了……可以知道的是,花朵还未开放就凋零了,徒留无尽的悲伤。

以上只是我的一些想法,有很多地方表达不到位,总体来说故事很莫名其妙啦……大家可以有自己的理解。我知道很ooc……就让我放飞这么一次……











评论 ( 8 )
热度 ( 150 )

© 安源那个源 | Powered by LOFTER